JEBSEN NEWS

Media coverage

Corporate

专访捷成集团主席捷成汉:他用39年扎根中国换来现在的“如鱼得水”

2018/01/08
Share this post on

P1-Family-Enterprise-Magazine-Interview.jpg
1978年冬天,捷成•汉来到了中国,22岁的他开始了在捷成集团北京办事处的“实习”工作。办事处位于民族饭店,而他自己住在北京饭店,为了上下班方便,他给自己买了一辆自行车,特地挑了绿色,一来因为这种颜色放在车棚里十分醒目,二来他听说中国人不太喜爱绿色,或许窃贼会因为颜色放他的车一条生路。

39年后的今天,61岁的捷成•汉说自己还是很怀念当时的感觉。

1艘船,3条鱼,4代人,122年历史

1956年,捷成•汉出生于德国与丹麦间的边境小镇—奥本罗。这是一座拥有着典型田园风光的历史小镇,但在捷成•汉的记忆中,与眼前良田美景不相衬的是大人们口中时刻都在谈论的战争。“世界仍处于动荡不安之中,战争后遗症让人们更加渴望、珍惜和平。我们小时候谈论比较多的话题就是如何追求和平,拥有和平。” 在捷成•汉的印象中,家族很早就开始与大中华地区有着密切的往来。“我记得大概两岁的时候,家里有一艘刚从上海航行归来的船,船上带有三条鱼标志的锦旗随风飘荡,许多来自中国的船员都在我家住了好几个月,可能我们家族就相当于一扇窗口吧,通过这扇窗,我看到了亚洲,看到了更大的世界。”

捷成•汉的曾祖父Michael Jebsen曾经在德国做过八年议员,19世纪中叶,他开设了船运公司,作出了捷成家族前往亚洲发展业务的重要决定。

p2-Family-Enterprise-Magazine-Interview.jpg
二战后,捷成•汉的父亲Hans Jacob Jebsen与叔叔Michael Jebsen (与捷成•汉的曾祖父同名)继续在中国从事国际贸易,不像其他洋行那样只把香港作为权宜过渡之地。第三代掌门人当时的信念是要将捷成洋行的贸易在中国扎下根,发出属于自己的枝芽。

1979年,父亲的突然离世,让23岁的捷成•汉甚至来不及感知伤痛。叔叔Michael Jebsen在电话中对他说:“我年纪也大了,没有办法管理整个家族企业,到了你履行责任的时候了……”放下电话,捷成•汉没有犹豫,返回香港后,他正式准备接手家族企业的生意,担负起属于自己的“家族责任”。

改用电脑的“Punch girl”

捷成•汉曾在德国Flensburg和汉堡当了两年的银行培训生,后在伦敦商业银行Gray Dawes & Co和私人银行Anthony Gibbs & Sons 实习近两年,然后去瑞士St. Gallen大学学习商业管理。当他1981年到达香港时,他对这里并不陌生,但是要融入捷成洋行的层级结构对于这个20出头的年轻人来说并非易事。

捷成•汉当时面对的,除了年纪大他两倍的公司元老、经验丰富的业界精英、资深干练的合伙人以及同事对他的指点和私语外,还要学会与当时公司实际决策者、他的叔叔Michael Jebsen和谐相处。“他是一个非凡的人,会把自己当作是船艇上的船长,而且会亲自阅读每一件来信、发票、传真和电报。”同事曾这样形容Michael。

千头万绪间,捷成•汉并没有变得慌乱。他开始留心观察周遭的一切。“人们待人处世的方法,如何在组织结构中发生互动,如何联结东方文化……”他开始逐渐清晰了自己作为一个年轻人在捷成集团应该扮演的角色和定位。“我是桥梁。”他对自己说。

随着全球企业现代化进程的速度日益加快,“桥梁”捷成•汉的机会来了。捷成•汉发现,电脑作为许多现代化企业中必不可少的办公用品,在当时的捷成集团却少有出现。他不想放弃与时俱进的机会,但推行使用电脑的过程中,捷成•汉却被财务部门的“Punch girl(卡片穿孔员)”质疑:“如果都用电脑办公,那我们干什么?”员工们一脸愤慨和委屈。

“Punch girl”们所使用的卡片穿孔技术沿袭自18世纪末,是一种传统的检索统计方法。但这种所谓的“经典模式”显然已落后于发展日益加快的捷成集团。公司内,年轻的员工一方面不愿意尝试新技术,害怕新技术的到来使他们丢掉饭碗;而老员工对于新事物又坚持怀疑否定的态度,这些都让捷成•汉的电脑推行计划陷入两难困局。

“你们其实很聪明!可以试着学习,尝试新事物、新技术反而会让工作更加轻松有效。”捷成•汉耐心地说服这些女孩们,他一个一个的去沟通,倾听她们心中的疑虑和困惑,然后对症下药。“但这其中最主要的是让她们意识到改变的必要性,让她们认为这是自己的点子而不是出于上级的强制实施命令。”捷成•汉补充道。

p3-Family-Enterprise-Magazine-Interview.jpg
75分,一个不会显得太骄傲的成绩

捷成•汉喜欢用“ 船”比喻和解释管理企业中涉及到的概念。在他眼中,团队工作就如同一堆人挤在一艘船上,在空间有限且相对密闭的环境中,人们为了共同的目标相互依赖,彼此信任,分工协作直至抵达彼岸。

作为父亲,捷成•汉提倡孩子们追随自己的内心做事。作为企业中的老板,他告诉自己要体恤人情,善待同事。“如同在家中要善对自己的父母和兄弟姐妹一样。”2003年非典爆发,人心惶惶。这场令人焦头烂额的危机对很多公司有着致命的打击。“当时,我们允许集团的员工在家办公,还采取了许多危机管理举措,所以企业安然度过危机,也没有一个人逃离香港。”

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整体经济下滑高达30%,很多企业熬不下去便纷纷开始裁员。此时的捷成也陷入茫然。“当时的管理层有两个选择:裁员或者减薪,之后管理层也针对此事开过一次员工大会,直接和员工恳谈,最终从管理层到一般员工都选择主动降薪。捷成也因此没有任何裁员发生。”

“领导者,即是服务者。”捷成•汉期许未来即将接班的家族企业二代们能够明白自己在企业中的定位和功能,同时,也要保持谦逊,尊重、重视每一位员工。“一个真正成熟的领导者不应该只记得重要人物的细节,但却连自己司机有几个小孩都不清楚。”

75分,是捷成汉给自己老板、父亲这两个身份打出的分数。“我不能给自己打分打得太高。因为我刚刚才说过作为领导者要谦虚。”捷成•汉冲助理挤了挤眼睛,调皮地说道。

“活到老,学到老,我在企业当中工作,每一天我们都在应对一些新的变化,需要我们拿出极大适应能力与时俱进,所以,现在这个分数是告诉自己还要不断改进,以前没想明白的,现在逐渐清晰明朗,或许年纪越大,我的分数会越高一点。”

“中华文化是我们在香港和内地生活、经商的一个桥梁。尊重和融入当地文化是我们公司创始时就确定的最重要原则之一。”东方人的谦虚敦厚、西方人的精致绅士仿佛巧妙地融合在捷成•汉一人身上,且并不让人觉得突兀。回顾捷成•汉第四代掌门之路,他在20世纪下半叶公司战略的发展中,审时度势,带领洋行不断开疆拓土,使得迈入二十一世纪后的捷成洋行不仅在时代的变革下活了下来,并且闯出了一条属于自己的独特之路。

——文章节选自《家族企业》

Back
LOADING